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欢迎光临美菱湖招商官方网站

首页 » 风雨美菱湖 » 正文

我们的依心湖

2019-10-25

当落日斜照在你寂寞的脸旁,现出岁月的点点伤痕。当夕阳的余辉洒落湖心,泛出点点金光。当金光被微风轻轻一吹,湖心的水又开始拨动时。


你,站在湖的中央,看着柳枝摇摆,又开始絮絮叨叨,开始讲着你过去经历的一些人一些事。


你说过去你曾经和你的战友并肩打游击战,可是现在那些还在的战友,你们已经好久没联系了。即使有联系的那些,最多也就过年过节打个电话问候一声。你说现在虽是和平年代了,可你总是无法忘记那些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。你说那时他们都好年轻,才十八九的青春年华,本应该好好享受幸福的生活。但为了能让更多的人过上好日子,他们英勇战于闽粤赣最前线,最后都牺牲了。解放后,纪念碑上没有他们的名,后来还是你找了多方的领导,经过历史资料的调查,才得以在纪念碑上刻上他们的名。你说名虽刻上了,但你的心里总是会无数次地显现他们牺牲的场景,然后你不由自主的掉下眼泪。


1572056826674781.jpeg


在你印象中,记忆最深的是南靖县一个叫罗育远的战友,你再三的跟我说过,你说那个战友胸前中了美国汤姆森冲锋枪的四颗子弹,你亲眼看着鲜血从他身体四个穿透的洞里流出。好像是胸前的四颗小红花,绚灿忧伤了满地。


你说现在你虽过着幸福的生活,但你总是会回忆起你的那些永远年轻的战友。你说他们永远地长眠在地底下,要是现在活着,年龄该和你一样大了吧。


你说自从改革开放以来,国人的生活越来越奔小康了,人们开始流行起减肥。你说你们的那个年代,哪有减肥这个词。你们那时三餐都成问题。你说现在的生活是富裕了,可你总觉得有些叫友情的东西正在慢慢的淡化,叫皱纹的东西正在悄悄地爬满你们的脸庞……


你站在九龙江的湖心,絮絮叨叨的讲了很多,我听了很多。不知为何也跟着落下眼泪。


是的,心里有无限的感伤。虽然你经历那些事的时候我还躲在妈妈的肚子里,但我总能体会得到那时你的心境,那时年轻意气风华的你看着和你同龄的战友倒在血泊里,心会是怎样的悲痛?


我问你,我说爷爷,你后不后悔那时参加闽粤赣游击战?


你说你永远都不曾后悔,你说为了让更多的人过上幸福的生活,就是那时战死沙场的是你,你也无怨无悔。


也许很多人不再相信这样的话语,觉得一切的物质生活、精神享受也好,前提是要有生命。有了健康美好的生命,才能享受到幸福的生活。不管怎么说,现在是物欲横流,弱肉强食的社会,大鱼吃小鱼的现像有的是。我不怪你们有这样的想法。那时也许你们都还躲在妈妈的肚子里,也或许刚刚出生。你们无法体会这样的话语,是很正常的事。


我想,年老的革命家,那些打过仗的老战友,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。只有他们,才能真正理解那些经历,真正明白到底什么是生命的价值?什么才是生命的真谛?

 

湖心的水被风吹着,开始慢慢的慢慢的荡开。好似和爷爷你一样,在诉说往昔的事。

 

1572057374119103.jpeg

我站在湖中,看着逐渐老去的你的眼睛,看着你眼旁的皱纹,突然又无限的感伤起来。


我想起初次和你相识的情景。那是2006年2月8日。我还在一家保健品公司当业务员。而你那时,也只是我名单里的一个客户,我从来都没有和你见过面。其实说来也挺巧的,你本不是我的客户,而是另一个同事的。那天因她生病,经理就把你的名单交给我。然后我就上门去拜访你了。我记得那时我已上门跑过一个客户,被拒之门外。你是我的第二个客户,我按门铃的时候,已经做好被拒绝的打算。你打开门,露出慈祥的微笑,你亲切的和我打招呼并邀请我入座泡茶。我心里窍喜。我们的缘份好像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


每当我现在回想起我们初次相识的瞬间,眼睛里仍有种叫泪花的东西在闪动,一直闪动着。


我们的相遇好像是上天注定的缘,好像就是前世早就注定好的。虽然我不是个迷信的人,也不是绝对的佛学忠实者。但我总是会把我们的相遇和佛联系起来。


佛说:红尘中,缘份与缘份的碰撞,一切皆有定数。


佛说的话极富人生哲理,可我乃凡夫一俗子,仍无法真切体会这句话的本意。我只知道当缘份来时,佛说的定数自会来。至于是什么样的定数我没有一个拢统的概念。佛学本就是博大精深的学科,谁也无法悟透它。


我只知道你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,当我遇上了你,我的命运从此改变,我人生的定数也刚刚开始。


本已决定放弃文学的我,遇到了作家的你,在你的鼓励下,又重新提起了笔。我们以文交流,以诗换诗,以大爱传承大爱。我们这对忘年交,在文学的天堂里继续唱响我们的大爱之歌。

 

九龙江上,湖心的水继续荡漾,柳枝继续摇摆。你落寞苍老的脸继续遥望那一池秋水。


是的,现在已是秋天了。那些缱绻千年的情丝,在秋云流水中逐浪。岁月的那双眼好像望穿了前世的梦,惊醒一池秋水。


你和我,一老一少,站于平台,遥望湖心,聆听醉人的旋律,在心湖激荡。一层一层。宛若天籁发出的美妙歌声。

 

你笑着回头看我,你说:小燕,是不是觉得爷爷老了,总跟你讲那些逝去的人和事?


不知为何,我的泪水就这样蔓延双眼,有话放在心里说不出口。


我只是紧紧地用力地握着爷爷你的手,好像要握住我们的地老天荒,握住我们没有血缘却超越血缘的亲情。我再次用力地紧紧地握着爷爷你的手,好似在握着我们童话世界里的梦,握着我们为这个湖命名的依心的故事。


是的,九龙江的这个湖,是我们自己命名的湖---依心湖。


依偎心灵,依偎心怀,人生之大爱,人生之大纯的湖。

 

你说这依心湖里,你仿佛能看到你那些死去的战友的灵魂,你仿佛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。你说这湖也是你和你的战友们依儇心灵的湖。


我点头。


你淡然一笑,笑容虽苍白却显得很有力气。

 

 

依心湖,风吹皱层层微波,秋花落满沉沉的爱。那片斑驳的树影,渐行渐远。


你和我,一老一少。我们沿着熟悉的小道,踏着悠闲的步伐,慢慢的走出湖中央。昏黄的夜色悄然而至,你脸上泛着同样昏黄的光。在我认为,那是一种用再多修饰用再多的形容词也无法说出的迷人光彩。


此刻,我好像词穷了,只想到了“饱经风霜”四个字。


在温‘饱’都成问题的年代,你‘经’历了那么多的磨难,既使当时是寒冬,即使当时‘风’猛雾大天降冻‘霜’。你依旧坚持着你最初的大爱。

 

你走得很慢,我牵着你的手,跟着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地走。我们的身后,是飘零的落叶,是轻轻摇摆的依心湖旁的柳枝。


偶一抬头,云端的鸟唱响啁啾可人的调,穿过浮云,通往青春年华里的梦。梦里那首无言的歌,是永不消失的依心曲。

 

我虽不迷信,但我相信前世今生之说。前世你和你的战友,你和我,我们的缘份未了。今生我们再聚守,你和你的战友又分世界的两头,而你还在寻找他们走过的足迹,慢慢地回忆。我和你,我们在童话的世界里相遇,这童话,是现实中的童话。是在你踏着你战友的脚印走来的路途中相遇的。这或许便是上天注定的最好的缘份。

 

前世今生,相聚依心湖,九龙江畔的故事正悄悄地诉说……